雅安地震—寻找半路牺牲战士的生命意义
2013-04-23 03:32:48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   驾驶军车去往雅安赈灾的半道,两名战士因避让私车而翻入河沟牺牲。
   在为战士痛心的同时,都在不约而同地谴责堵路的私车。堵路的私车固然或许应该谴责的,而对于两名战士生命的牺牲,我们要仅仅止于痛心不值吗?认为牺牲是“不必要”的。

   或许,在救援现场,在一切地方,为救助他人而牺牲,是生命值得奉献之处,才为值得的、‘有效的’牺牲?莫非牺牲观也带上了功利性?
   这些‘不屑于’‘不值于’终于平凡之处的生命观,正是势利的生命观,可怕的、腐蚀性的生命观!这种生命观,带来的只是灾难。‘不能流芳百世,便要遗臭万年’的‘壮语’,不正是这类人生命观的真实写照么?
   让我们历数这类人吧.....近期知名的就可历数到薄熙来,还有不知名的鼠辈。

   当雷锋死于一次“不必要”的事故,而非某次助人或岗位上的牺牲,我们也并没去谴责肇事者,而去思考去发扬雷锋生命的意义了。
   愈有意义的生命,愈可能终于平凡之处。因为其生命的意义,即在平凡之处。也唯有甘愿牺牲于平凡之处的生命,才有机会为大义牺牲而彪炳千古!
   让我们历数那些牺牲平凡之处的不平凡生命,从古代到当代,从中国到外国,从知名的到不知名的,从孔繁森、任长霞直到这两名不知名的战士。

    动物的本性是利己的,人因为能利他而成为人,‘利他’是构成人之生命的基本要义,‘利他’应该是在平凡之处的,随之伴有伟大的牺牲。
   在‘利己’风靡盛行并强势出击,‘利他’蒙昧委顿且沾染功利病毒 ,人而渐趋返祖为动物的时代,若要挽狂澜于既倒,莫不要从寻找此两名半路牺牲战士的生命之意义入手?

    要有甘愿于平凡处牺牲的人民!国家亦要视之为国丧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